乐博现金

乐博现金首页 | 联系我们
乐博现金官方网站

新闻展示

当前位置:乐博现金 > 公司新闻 >

老舍四世同堂(精选5篇)

老舍四世同堂(精选5篇)

文章内容:

篇一 :老舍四世同堂

老舍小说鉴赏

——以《四世同堂》为例

老舍是中国伟大的现代作家,老舍先生的主要文学成就集中在小说上,尤以长篇小说更为杰出。本文将以《四世同堂》为例对老舍先生的长篇小说加以细细鉴赏。

《四世同堂》是老舍于1944年元月动笔,1947年完成的一部近80万字的长篇巨著。这部小说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北平沦陷的时代背景下,以祁家四世同堂的生活为主线,形象、真切地描绘了以小羊圈胡同住户为代表的各个阶层、各色人物的浮沉荣辱、生死存亡。作品记述了北平沦陷后的畸形世态中,日寇铁蹄下广大平民的悲惨遭遇,那一派古老、宁静生活被打破后的不安、惶恐与震撼,鞭挞了附敌作恶者的丑恶灵魂,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罪行,更反映出百姓们面对强敌愤而反抗的英勇无畏,讴歌、弘扬了中国人民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贞高尚的民族气节,史诗般地展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人民为世界反___战争走出的杰出贡献,气度恢弘,____。

艺术方面,老舍先生以身后精湛的艺术功力与炉火纯青的小说技艺刻画了祁老人、瑞宣、大赤包、冠晓荷等一系列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展现了风味浓郁的北平生活画卷,至今传读不衰,历久弥新。老

舍先生善于运用地道的北京口语叙事抒情,笔调幽默风趣,意蕴含蓄深刻,人物的对话逼真传神,在展现宏大的社会历史内容的同时,显示出极高的艺术造诣。

老舍在《四世同堂》中对于人物性格的刻画逼真传神,栩栩如生,小羊圈胡同的众生相经由他的描写,如在眼前。

1.汉奸特务

在描写汉奸时,老舍先生显示出充分的讽刺与幽默才华。冠晓荷与蓝东阳是小说中汉奸的代表形象,小说中,老舍先生将祁瑞丰比作一只苍蝇:“他是个很体面的苍蝇,哪里有粪,他便与其他的蝇子挤在一处去凑热闹;在找不到粪的时候,他会用腿儿玩弄自己的翅膀,或用头轻轻地撞窗户纸玩儿,好像表示自己是普天下第一号的苍蝇。”“无事乱飞是苍蝇的工作,而乱飞是早晚会碰到一只死老鼠或一堆牛粪的,冠先生是个很体面的苍蝇。”而提到蓝东阳做日伪汉奸时,老舍先生用极妙的笔法写道:“蓝东阳的相貌首先引起试官的注意。他长得三分像人,七分倒像鬼。日本人觉得他的相貌是一种资格与保证——这样的人,是地道的汉奸胚子,永远忠于他的主人,而且最会欺压良善。东阳的脸足以引起他的注意,恰好他的举止与态度又是那么卑贱得出众,他得到了宣传处处长。”其他的汉奸如形象性格鲜明的大赤包,心术不正,____,对谁都肯下毒手;如甘心堕落的招弟:“她,不光能盯住美国人,英国人,还能弄得德国人,伊德利人,法国人,俄国人,一股脑儿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的肉体已经国际化了。”

在刻画这些典型的汉奸形象之外,老舍先生也借一般的汉奸和特务的思维,表达出自己对于汉奸的看法:“他们永远做别人的爪牙,而且还威风凛凛地表示做爪牙的得意;他们宁可失掉自己的国籍,也不肯失掉威风。”“特务是最时髦的组织,也是最靠不住的组织。他们没有多少国家观念,可是也不真心信服日本人,他们渺渺茫茫地觉得日本人将来必失败——他们说话不上理由来,大概只因为日本人太讨厌,所以连他们也盼望日本人失败(这是日本人最大的悲哀!)”

2.斗士

除特务汉奸之外,老舍先生也刻画了一大批真诚无谓的北平爱国人士。其中最具抗争精神的是钱默吟。小说中,老舍先生借钱默吟之口,慷慨激昂地表明了自己坚持抗日的积极思想:“尽管我的工作是沙漠上的一滴雨,可是一滴雨到底是一滴雨;一滴雨的勇敢就是它敢落在沙漠上!好啦,我开始做泥鳅。在鱼市上,每一大盆鳝鱼里不是总有一条泥鳅吗?它好动,鳝鱼们也就随着动,于是不至于大家都静静地压在一处,把自己压死。北平城是个大盆,北平人是鳝鱼,我是泥鳅”“从前我是个不肯伤害一个蚂蚁的人,今天我却主张杀人,鼓励杀人了。将来,假如我能再见太平,我必会忏悔!人与人是根本不应当互相残杀的!因为面对面的我们遇见了野兽。我是个诗人与猎户并在一处,我们才会产生一种新的文化,它既爱好和平,而必要的时候会应用刚毅,肯为和平与真理去牺牲。”

3.北平

老舍先生对北平的感情是复杂的。一方面,他爱北平这座城,另

一方面,他又恨北平人。“多么可爱的城,多么可耻的人啊!”正如他写到蓝东阳的所谓“成就”:“他所有的成就全仗着两样东西:自己的____与北平人的____。”又如他借抗日斗士奇瑞全之口说:“(他)才也骄傲地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而不仅是北平人,他几乎有点儿自愧是北平人了。”在第三部分里,老舍先生更是直言自己对于北平人的看法:“北平人是爱看热闹的。只要眼睛有东西可看,他们便看,跟着看,一点不觉得厌烦。他们只要看见了热闹,便忘了耻辱、是非,更提不到愤怒了。”不由自主地,令读者想起鲁迅先生所刻画的“看客”形象。其实,这何尝是对北平人的一种讽刺呢,做惯了亡国奴的中国人,就像小说中的马老太太那样:“她的这种地道中国式的‘___’是她永远能格外原谅人,也能是她自己受了委屈还不动怒。“一句话,脊梁骨是软的。

相关文章: